网站地图

母亲节策划:“缺觉”妈妈,无薪职业

发布时间:17-05-19 18:18:05  来源: 

  “妈,我衣服在哪?”“妈,我饿了!”“妈,晚饭吃什么?”“妈,这些都交给你了。”……“妈,我衣服在哪?”“妈,我饿了!”“妈,晚饭吃什么?”“妈,这些都交给你了。”……

  母亲,被誉为“最辛苦的职业”,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孩子“布置”的各种工作。即便如此,这份无薪职业还是有数以亿计的人抢着干。

  此前一项涵盖全世界1.5万余人的调查显示,四分之一的母亲每晚睡眠时间少于5小时,远低于医生的7至9小时睡眠。值此母亲节之际,中新网记者带你听听那些“缺觉”母亲的故事。

  “妈妈,你到底为什么爱我?”3月初,当杨乃彬站在央视节目《朗读者》舞台上,用较为清晰的声音读出冰心作品《不为什么》片段时,许多观众被他的表现以及他母亲“中国人物”陶艳波多年的付出而。

  朗读者杨乃斌,八个月大时就因一场高烧患有听力障碍,也因此,他早早就被医生和判定“他这一生就只能那样”。但一个人的,让杨乃斌的生命出现了奇迹,从无法说出一个词汇,到顺利考上重点大学,16年,5840天,34560个学时,他的学习生涯,全部都有“同桌妈妈”陶艳波的陪伴。

  奇迹发生的背后,是陶艳波十多年的付出。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,陶艳波回忆,为了孩子能够像正一样说话、接受教育,那些年,自己很难睡个安稳觉。最难的是杨乃斌小时候,当时孩子一个词汇都无法说出,又被医生告知,如果错过语言恢复期,即7岁之后声带变了,孩子就一辈子都不会说话了。为此,陶艳波特地去学了唇语,并利用各种时间,找出各种方法试图让孩子发出声来。

  经过探索,陶艳波把一些生活中的事物都编成卡片,画着图,下面写字,背面写上拼音,然后,让孩子的手摸着她的咽部,感受她声带的变化,再看她口形的变化,一遍一遍地教。

  陶艳波坦言,整个学习过程非常艰苦,有些音用了好多年才学会,有些词汇更是花了几年的功夫,比如,“妈妈”一词,她花了三年多的时间,孩子才发出声。

  1米55的身高、80多斤的体重,瘦弱的身材,爽朗的笑声,加之干净利落的作风,让“60后”妈妈吕清治在后亭村——这个地处福建泉州东海街道的村落中,显得与众不同,她所到之处都有阵阵欢笑。

  瘦弱的吕清治,是村里的“女强人”,在外人看来,她的骨子里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,身上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,干起活来,就像上发条的机器一样,都不知道疲倦。每到夏季农忙时期,她可以凌晨4点下海捞蛏子、6点半到山里种地浇菜、8点再赶到单位上班,甚至下班后再到田地里干活,这样的工作强度,她可以连轴转两个多月。

  这对于吕清治而言,当前的忙碌只是一种生活习惯。17年,6200多天,148000多个小时,这是她自幼便患有小儿症的大儿子在的时日,也是她尝遍“为人父母”艰辛的日子。为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儿子,以及当时还小的二儿子,她需要花比普通妈妈更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  说起过往的艰辛,吕清治并不想多谈,“当时,觉得挺不容易的,但就想咬咬牙,吃再多苦也值,就想着能一边努力工作,一边照顾家庭和孩子,盼望着孩子们健康成长。”

  如今,吕清治的忙碌生活仍在继续,还是辛苦忙里忙外,起早贪黑干活。在吕清治的妯娌看来,她这一辈子确实很辛苦,也很累,不过,那股源源不断的拼劲并非所有。

  为何三十多年如一日地干活?这在她看来,自己无祖业荫蔽,家里的一砖一瓦都是要靠自己汗水拼来,要想和别人平起平坐,就得跟时间赛跑,起的比别人早。

  资料图:2015年5月,一场以“珍惜亲子关系 回归自然哺育”为主题的“哺乳快闪”活动在福州举行。中新社发 张斌 摄

  为孩子奔波、为家庭奔波,“缺觉”问题存在于天下许许多多的母亲身上,在职场妈妈中,更是个普遍问题。

  “自从当了妈,我不再需要闹钟,娃的动静就是我的闹钟!”“自从当了妈,我知道什么叫做倒头就睡!”“自从当了妈,我不知道失眠是啥滋味!”……

  这是很多职场妈妈的切身感受,她们要一边忙工作,一边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,这一切带给她们最直接的影响,就是没有足够的睡眠时间。

  作为一名新晋的70后“二孩妈妈”,文案策划经理张丽每天的状态都是,严重缺觉。如今,她一方面要应付公司的各种事务,一方面还要“对付”家里的两个孩子,如此“左手工作,右手孩子”的忙碌生活,让她很难兼顾,有时更要两头受气。

  张丽介绍,当妈确实不容易,尤其是职场上的“二孩妈妈”,到半夜,小孩子一有哭闹声,由于丈夫睡得很沉,自己就要起身照料。有时,自己还要一边抱孩子哄睡觉,一边在电脑前敲字看文件,这样戏剧性的生活也常常出现。

  张丽坦言,自从当妈后,孩子的动静就是闹钟,白天黑夜都睡不好。不过,每次看到孩子的微笑,那种般的笑容,一下子就会消解掉自己很多疲倦和烦恼。

http://www.hfdscar.cn/a/t/news_6462.html